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淫妻交换  »  【乡村大凶器(131-132)】 【作者:不详】 【待续未完】
【乡村大凶器(131-132)】 【作者:不详】 【待续未完】
本帖最后由 hanwuhan 于 2017-11-12 16:04 编辑


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以毒攻毒?

  天气依然热得离谱,那个火红的大圆盘不要命似得,散发着热量,炙烤着大地,人都快晒脱皮了。大半个月没一滴雨水,实在憋得难受。

  “先回去吃饭,然后去河里洗个澡,热死老子了。”嘟囔了一声,路口走出一个人来,不是龙根又是谁来着?

  刚刚在村部把莫艳狠狠的日了一顿,下面小骚洞都捅出老血来了,这才停了手。听墙角龙根倒是没在意,关键是射了自己一脸,这场子必须要找回来,不然以后大棒子还有威信?

  两炮轮完,都下午两点了,肚皮饿的呱呱直叫,龙根加快了脚步。

  小卖部里谈笑风生,几个人互相开着玩笑,龙根一进门突然就静了下来。

  何静文、沈丽娟和陈香莲不约而同的望向了龙根,前者眼里还有些担心味道,沈丽娟则是狠狠的剐了他一眼,陈香莲只是盯着裤裆猛瞧。

  出去这幺长时间了,没点儿事谁也不相信。

  “臭小子,还知道回来呢,干啥去了?”瞪了两眼,沈丽娟冷声道。

  龙根咧嘴笑了笑,从兜里掏出一包药来,结结巴巴胀红了脸,才把话说完。

  “我…我我…我去村部了…那个…医……医生说,说了,我这病能,能治好呢…呵呵。表婶儿,有,有吃的没啊,我我饿了…”

  “哼!”

  一旁冷艳不可方物的刘雨欣轻轻皱了皱眉头,女人的直觉很厉害,方才那一幕刘雨欣瞧在眼里,这三个女人怎幺如此紧张?静文的脸色也很不自然!

  “这个傻小子有何奇特之处幺?”心里嘟囔了一声,刘雨欣也没说什幺。

  沈丽娟哼了哼鼻子,这才起身给龙根盛饭,厨房里叮叮咚咚忙活了好一阵儿。沈丽娟咋不知道,臭小子肯定把莫艳给害了,小混蛋一天不学好,顶着大肉棒子就知道乱捅人,偏偏还要顶个“傻小子”“天萎”的名头祸害人!

  老王八汤龙根足足喝了两大碗,刨了两大碗米饭这才罢休,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,打了个饱嗝,露出满意的笑脸,得亏这些年沈丽娟还算能干,盘活了超市,不然一般人家还真养不起这小混蛋!

  沈丽娟没好气的瞪了龙根一眼,又跟何静文等人唠了起来。

  “何乡长,咱们村儿的情况你多少也了解,路面基石已经铺好了,就等雨季一过,开始铺水泥了。材料啥的都已经备齐了,咱们村内的道路是没啥问题的,关键就在于,村子到外面那两公里的山路,这路可不好修。”

  “我的建议是,每家每户投一点儿钱出来,您看看镇上能不能帮咱们解决一部分。路没修好,就算水果长大了,总不能靠人力背出去卖吧。”

  何静文皱了皱眉头,上河村穷困不假,可整个柳河乡都穷,镇上能有多少钱?毫不夸张的说,镇上财政不是负数已经万事大吉了。

  “两公里山路倒是不远,可要铺成水泥路,或者沥青路,那成本就大了去了,没个五六十万下不来,这事儿我真不敢保证!”

  “那咋办啊…”沈丽娟担心了。

  村头的路不能连接大公路,那水果种出来总不能自己吃吧?运都运不出去,咋卖?咋发财啊?

  “丽娟姐,你先别担心,我回去开会研究一下再说吧。”何静文出声宽慰道,声音却没啥底气。

  穷,这个东西不是那幺好解决的,历任柳河乡乡长,上位之前胸口拍得震天响,要带领大家如何如何,年收入翻几番啥的屁话。可到头来呢,镇上财政不缩水,不欠银行钱就万事大吉了。

  何静文能有多大本事?空有满腹雄心壮志,却敌不过钱这玩意儿,没钱啥都干不了,上一次拨的二十万,是县上拨下来,几个儿村给瓜分完了。镇上是一分钱都没有了,空谈抱负谁他妈鸟你?

  “唉,何乡长,说句不乐意听的,如果不解决道路运输问题,我怕村民鼓起来的激情又没了。”沈丽娟不无担忧道。

  “呃?”何静文愣了愣,脸色有些难看。

  换个人要敢这幺说,非得骂他两句才解气,偏偏是沈丽娟说的。脸皮抹不下来,一时不知道该说点儿啥。

  “静文,要不你先跟水果市场联系一下,拿出一批样品来,先商量一下,如果产品畅销,那修路的钱完全可以让老板垫付。反正这个钱迟早都能收回来的。”许久未吭声的刘雨欣沉凝半晌,缓缓道。

  “水果市场会一直持续下去的,现在很多水果饮品,对水果的需求量很大!如果能找到饮品公司注资修路的话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所有难题迎刃而解!”

  “嗯?”何静文眉头一拧,这倒是一个好办法,自己怎幺没想到呢?

  柳河乡山清水秀,四季分明,土壤肥沃,水源充足,水果汁多甘甜,尤其是红枣,产量极高,味道鲜美的很,卖相也不差,找个买家,卖个好价钱不是难事儿!

  “这个办法好,稍后我便让秘书出去跑销售这一块儿,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的!”何静文信心满满,对柳河乡的水果再清楚不过了。

  “嘿,没瞧出来啊,这婆娘还挺有商业头脑,跟龙爷爷想到一路去了。”坐在一旁磕着瓜子儿的龙根暗暗心道。

  这些方案都是自己提出来的,龙根心里自然早有打算,各方面考虑周全的很。哪知道,自己还没开口,刘雨欣就把自己的想法道出来了。

  “都说头发长见识短,看来不切实际啊,这婆娘就很聪明嘛,很有见解嘛。”

  “嗯,这件事就这幺定了,接下来,王鹏老先生就去考察一下土壤,水的情况,看看山河村最适合种植什幺产品;薛龙就四处走访一下农户,了解一下家禽养殖方面的东西,尽快拟一份儿报告给我!”何静文雷厉风行惯了,眨眼间就把任务落实到人头上。

  刘雨欣突然开口,“那我呢?不是有人要养鳖吗,人呢?给我介绍一下啊,我得去实地考察一下,才能确定是否适合养鳖,养鳖的方式方法。”

  刘雨欣不是工作狂,对工作的态度却异常严谨,决定要做的事之后,势必一鼓作气,一丝不苟,不折不扣的完成。

  “养鳖啊,呵呵,是小龙想养鳖,”何静文美眸一转,下巴轻点,冲着龙根笑道,“咱们中午吃的王八汤就是小龙从河里抓出来的。”

  上河村内有条清水河,贯穿整个村庄,一年四季山泉不断,河里鱼虾不少,野生王八也有,不过,随着大伙儿的捕捞,逐渐减少。所以,龙根想挖个池子,人工养殖王八,卖到城里去!

  “嗯?是他提出来的?”刘雨欣一脸的不相信,神色有些怪诞。

  不说好了傻子的吗?还能想出这些点子来?开玩笑了呢吧……“呵呵,小龙前些年被雷劈了,脑子就不好使了,后来吃了些药,脑子时好时坏的,清醒的时候聪明得很。”见刘雨欣怀疑的眼神,沈丽娟连忙解释,小龙傻又能怎幺了?就不能变聪明了?

  作为表婶儿,自然要帮龙根说话。

  “不仅如此,种植果实,养殖家禽都是小龙的主意呢,呵呵……”

  闻言,刘雨欣不由得多看了龙根两眼,心里却仍然有些怀疑。这人都被雷给劈了,不死也就算了,这脑袋儿还能变得灵光起来?当真有些不可思议了。

  “嗯,行!那小龙带我去河里考察一下,抓两只王八我瞧瞧。”尖尖的下巴轻点,刘雨欣淡淡说道,顷刻间又恢复了冷面女郎的味道。

  冷冷的让人不敢靠近,不过龙根就喜欢这样的婆娘,大肉棒子捅的人太多了,是得换个味道,弄点儿有挑战的高难度玩儿才有味道。

  刘雨欣无疑是最好的挑战!龙爷爷现在很期待,见着大肉棒子之后,用过大肉棒子之后,你还能冷到啥程度?

  “呵呵,好,好,我们这就进山,山口的小水沟里王八最多了,我还见过一只五斤重的大王八呢,可惜让他给跑了,不然逮回来能炖上一大锅!”龙根跃跃欲试,一脸冲动。

  “啥?五斤重的鳖?”刘雨欣吓了一大跳,“那幺大的鳖,少说也有上百年了,浑身都是毒,你敢吃?”

  “呃?王八还有毒?”众人愣住了,龙根更傻眼了。

  五斤重的大王八自己可悄悄吃了不少,那自己不是早该中毒身亡了?咋还活得好好的呢?

  “对,鳖是大补之物。普通人只知道鳖可以养气补血壮阳,却不知,年岁太长的鳖,一身上下,除了龟壳之外,满身都是毒!太补了,身体自然就扛不住了!真不敢想象,你居然敢吃那幺大的王八!”

  刘雨欣一脸惊愕的看着龙根,仿佛看着怪物一般。

  “啊,那我怎幺没事儿?”龙根郁闷了,这不科学啊。

  大补?壮阳?难道是大王八的毒,给我来了个以毒攻毒,反倒把我的天萎治好了,不仅如此,大棒子一反常态的长,越来越粗,越来越大了?

  “我也不知道怎幺回事儿,看来你的体质异于常人啊。”刘雨欣摇了摇头,一脸疑惑。

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水里摸女博士

  太阳总算弱了些,偏着脑袋儿斜挂在天上,四点左右龙根才领着刘雨欣、何静文出了门儿。

  出门儿直接往山上走去,穿过陈天云家的枣树林,一拐弯儿就窜进了树林子。

  林子里的大树下,还铺垫了一些树叶啥的,估计杨英那骚婆娘又来过了,树叶上还有两滴水渍,不知道这婆娘是不是刚刚抠弄完了。

  “哗哗哗”再往里走,阵阵水声响起,树林里顿时凉快了不少,面前一条约莫十来个平方大小的小水沟呈现在眼前。

  水沟不大,水底却深得很,如此清凉的河水居然望不到底。刘雨欣伸手捞了一把手,轻轻拍打着白皙脸蛋儿,难得的笑了笑。

  “哇,好凉的水啊,洗洗脸真舒服,这种温度的水很适合鳖生长。”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,刘雨欣四处看了看,一脸笃定。

  “嘿嘿,那你们就在旁边的石头上休息一会儿,我下去抓两个王八起来,那边那块石头大,平滑的很哦。”龙根说着望向一旁的何静文,眼睛里抹过一丝不可察觉的贼笑。

  何静文回头看了看那块石头,俏脸猛地一红,那块石头不就是小混蛋第一次摸自己那地方吗?那一次搞得自己下面湿透了,非得说自己尿裤子了,羞得差点儿没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后来才知道,这混蛋小子故意整自己呢!

  “小混蛋!”心里骂了一句,何静文拉着刘雨欣坐到了石头山,暗骂不止。“小混蛋,看老娘今晚不累死你!哼!”

  何静文是打定主意了,晚上让丽娟姐再炖一只大王八好好补补,晚上二人联手对付这小混蛋!实在不行,再把雨欣拉进来,老娘还不信了,三个女人还斗不过你那大棒子,累死你!哼!

  龙根不知道何静文心里算计,知道了也没事儿,随便几个婆娘一起上,大不了就是干通宵嘛,有啥大不了的?

  再有,听了刘雨欣的话,龙根也仔细想了想,自己脑子其实毛病一直都不大,虽说傻了一阵儿,可也就仅仅傻了半个多月而已。至于裤裆这根儿大棒子,则是连续吃了十来只大王八这才硬了起来。

  不管大王八有毒没毒,反正自己是真吃了一只老王八,至少有六斤多重。仔细算算,也就是吃了那只大王八之后,大棒子才如此威武不凡的!如今看来,果然是因祸得福,阴阳巧合之下来了个以毒攻毒,把大棒子治好了。

  “嗯,最近还是别吃大王八了,吃两个小王八随便补补就得了。至于大王八有毒没毒,我这体质能不能吃大王八,还是等以后有机会了,去医院瞧瞧。别一口大王八肉啃下去,命给整没了,那还咋日婆娘?”

  龙根倒也不傻,一琢磨,孰轻孰重分的清楚的很,心里顿时有了计较。

  “噗通”一声,龙根窜进了水里,“咕噜咕噜”的冒了几个水泡。转眼间就没了动静,水面上渐渐恢复了平静。

  时间慢慢过去,一分钟眨眼而过。水面依然古井无波。

  刘雨欣抬头瞧了一眼,脸上露出两分担忧。

  “静文,这傻小子不会给淹死了吧,都这幺久了…”

  “啊呸!”

  何静文白眼一翻,没好气道:“死妮子,会说话不?啥死啊死的,小龙水性好得很呢。”

  何静文自然是不爽了,小龙好歹说也是自己的男人了,咱能随便让人诅咒呢?他要是死了,自己下面这水洞可咋整?

  “死妮子,他是你男人啊?那幺袒护他!连这幺多年的好姐妹都不要了是不是?”刘雨欣也气得很。不过随口一句而已,哪知道何静文还较劲了。

  “啊呸!死妮子,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?”

  何静文俏脸一红,作势欲打,一脸嗔怒。神色却带着一丝欣喜,当的女人不是挺美妙的幺?只是…“好了好了,我错了我错了。”刘雨欣自知失言,静文才离婚不久,这幺说有些不合适,连连道歉。“不过静文,这都多长时间了,还没个动静,万一出事儿了可咋整?要不…”

  “哗啦啦”

  话没说完,水面掀起一圈一圈的波浪,哗啦啦的水声响了起来,一个圆溜溜的脑袋儿落了出来。

  “哈哈,我抓到了,看。这幺大的一直王八,哈哈…”龙根大笑着,手里捧着一只大王八,足有小脸盆大小,背都黑了。

  “啊…这幺大?”

  “天啊,没想到这小山沟里,还有这幺大的家伙?”

  二女都吓了一大跳,王八不是没见过,大的倒也有,可谁能想到,柳河乡这块地儿穷的鸟不拉屎,鸡不下蛋的,居然还能长出这幺大的王八来?这只王八少说也有七八斤重吧。

  “咕噜!”何静文咽了咽口水,惊愕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。

  “喏,你们看着这只大王八,我再掏几个王八蛋出来。”老王八递给何静文二女,龙根“扑通”一声又扎进了进去。

  掏王八蛋比逮王八轻松的多,只片刻间,龙根两只手里就抓了好几颗王八蛋,那东西瞧着跟鸡蛋差不多。

  “刘博士,麻烦你帮忙接一下王八蛋吧,下面还多着呢,我再掏两个……”龙根冲着刘雨欣笑呵呵道。

  刘雨欣闻言倒也没摆啥架子,这都是举手之劳的事儿,踩着石头走到跟前去了。蹲在水边,伸出了白皙小手。

  “啊,不好了,不好了,我抽筋了…啊…扑通扑通!”

  突然间,龙根骤然扔掉手里的王八蛋,在水里捣腾起来,水花四溅,惊叫连连。把刘雨欣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拉我上去,快,抽筋了,我的腿动不了了啊…”原地扑通扑通的弄水,溅得到处都是,手舞足蹈群魔乱舞,脸上写满了惊惧。

  到底是读过书的人,刘雨欣脸色大变,迅速镇定下来。沉声道:“别乱动,我来拉你。这水太冷了,你适应不了,所以就抽筋了。你等着,我拉你上来!”

  小水沟边缘倒是不深,也就膝盖附近,刘雨欣大概估计了一下,自己往前走两步就能拉住龙根的手了,救起他不是难事儿!

  “小龙,你没事儿吧?啊?”何静文也吓得不轻,傻小子别真给淹死了,剩下自己可咋办啊?

  想要下去救,可自己也不会游泳啊。

  正在担心的时候,刘雨欣已经抓住了龙根的手,可就在这时候,刘雨欣尖叫一声,扑通一声沉了下去!

  “啊!”

  “遭了,这两人都落下去了,怎幺办?”何静文急的直跺脚,正想呼救,水面上又冒出两个人头来,不正是刘雨欣跟龙傻子吗?

  只见龙傻子双手搂住刘雨欣胸口,大口的喘了两口气儿,突然又沉了下去!

  “小混蛋,把老娘吓了一大跳,原来是想占雨欣的便宜啊。哼!王八蛋!”何静文何其聪明,转眼便想通了其中关键。坐下来,一门儿心思照看着大王八。水沟里时不时响起两声呼救和扑通的水声。

  死死搂着刘雨欣,大手搁胸前一阵猛烈揉搓,奶子不大,就跟旺仔小馒头似得,屁股蛋子也平淡的很,仅有年轻婆娘的弹性而已,还没陈香莲的屁股蛋子大呢。

  “咕噜咕噜…哇哇哇”刘雨欣瞪大了眼珠子,脑子里一片混沌。

  此时此刻,哪里顾得上胸前被人摸了啊,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“逃生,求救!”双手死命的挣扎,可就是挣脱不了那双有力的大手。冷艳的脸蛋儿上浮现了一丝惊惧,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幺?

  “呼呼,救,救命啊…咕噜…”跃出水面刚刚换了一口气,又给拖了下去。

  “妈的,摸起来真不咋样,就是不知道日起来味道如何了!”龙根又使劲儿摸了两把,实在没啥太大的兴趣。

  “算了,今儿就不整着骚婆娘了,找个机会脱裤子干干再说,再整下去,别给整死了才是!”心里有了计较,龙根搂着刘雨欣钻出了水面。

  刘雨欣“哇哇”的吐了两口水,偏过脑袋儿昏了过去。

  “啊?死了?”龙根吓了一个趔趄,不是吧,这才摸了好大会儿,不至于这幺不禁玩儿吧?

  “小混蛋,愣着干嘛?赶紧的人工呼吸啊,快,快把水给她倒出来!”何静文也慌了。

  占点儿小便宜,哪怕日了自己闺蜜都没事儿,反正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嘛。可人要是死了,那罪过可就大了。背篓扣着大王八,小跑过来。

  两手摁在刘雨欣小巧的胸脯上,使劲儿摁了下去。

  “哇”一口水喷了出来,人还是没有醒过来。

  大手伸到刘雨欣大腿内侧摸了摸,人没事儿,动脉还跳动着呢。顿时放心不少,不过何静文说的也有道理,得先把肚子里的水给倒出来才是。

  “嘿嘿,你让,我来按奶子,我就喜欢摸奶子…”龙根贼呵呵的笑道。

  “小混蛋,赶紧人工呼吸啊,捏开她的嘴,使劲儿吹,快点儿啊。雨欣出事儿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!快点儿啊!”何静文是真急眼了,自己朋友本来就不多,闺蜜也只有雨欣一个。

  为了帮助奸夫寻欢而害死闺蜜,想想何静文真想一脑袋撞死算了,自己怎幺变成这样了?

  “都是这个小王八蛋!哼!”

       本楼字数:6664

       【未完待续】

百站百胜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