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现代激情  »  [草榴原创首发]新冠时期女同学来我家借住[更新到第六章]
[草榴原创首发]新冠时期女同学来我家借住[更新到第六章]
第一
当我第一次见到琪琪的时候,我就知道她是那种我一生都在渴慕,又永远遥不可及的女人。
她漂亮而不妖艳,温柔却有见地。
当她说话的时候,世界都为之明朗;
当她浅笑的时候,仿若有春风拂面。
她并不算女神,她更像是个邻家非常好看的妹妹。
她这幺好看,又读了这幺好的学校,每当我意识到自己是如此的丑陋,就感慨老天对她是真的太好太好了。然而,我并不嫉妒,她这幺好看这幺温柔,别说是老天了,我都想给她全世界所有最好的。
她是一个安静的女孩儿,从来不事声张,我从没见过她用很大的声音说话,这是事关修养的问题,更是一种美学。她不张扬的个性正好谙和我一直以来的美学法则。
但是我脑海中有一个关于她的记忆却很突兀,完全悖于她安静、温顺的气质。
是蹦床!有一次她玩儿蹦床正好被我看到,因为她身体太轻,穿紧身牛仔裤的她被其他人颠出各种屈辱的姿势,她在蹦床上飞来飞去,完全任人摆布,她满脸红晕,被颠的花枝乱颤,她站不住,摔倒后竟然还奉献了日本少女坐的诱惑姿势。我在蹦床下看到这一幕幕,恨不得立刻拔枪……那些印象如此鲜活,即使是现在,我每次想到还觉得欲罢不能,股间迅速膨胀。
如果要用一句话形容她在我心中的地位的话,我会说,她是天底下我最想娶的女人。
然而,我想娶她却是天方夜谭。一来,我相貌奇丑无比,根本配不上她;二来,她有对象,两人感情很好,听说是同学。总之,虽然我很想娶她,但此生决然无望。简单说,我俩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第二章
上一次见她,已经是三年之前了。从那时起的三年里,我约见过不少女人,但是从来不曾忘记的,却是琪琪,她在我的意识里,依然鲜活、不曾褪色;
琪琪她一直感情稳定,之前听说,她再过一阵就要领证了,趁20200202这样千载难逢的日子。年前她公司搬家到我住处附近,我一直想约着见面,但一直都没有约成,不是她忙就是我忙。
来年一定要抽空去看看她,我心中这幺想着,等来年开春,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我约她见面,一起在太阳下散步。是叙旧,更是瞻仰。
不料,大年前后爆发了一场瘟疫,疫情迅速扩张,有席卷全国之势。最终导致,武汉封城,湖北封省,全国人民全部窝在家里,不敢外出。
即使不得已出门,也都小心翼翼,全副武装。公共交通虽然还有,但人们都畏之如虎,公共交通毕竟是人流聚集地,一旦有一人携带病毒,便可瞬间扩散,后果不堪设想。所以,如果还有其他方式,人们绝不会选择公共交通出行。
2月10号复工,但这个时候,很多病毒携带者还没有完全度过潜伏期,这时候公共交通启用,大规模的人流将在地铁和公交车上汇集、分散。只要有一个病毒携带者,足以一传十,十传百,病毒扩散短时间内即可完成,这太令人感到恐惧 了!然而,更令人恐惧的是携带者如果还在潜伏期,你是根本看不出来的,也就是说,你看到的正常的人,有可能就是你的行刑者。他,把病毒传染给你,你死去,而你到死都不知那个他到底是谁。
全国陷入恐慌。十数天足不出户的煎熬,和马上要面临的挤地铁的恐惧。
然而人们没有办法不按照要求定时定点工作,现在的人都是负债生存,一旦不工作,就没有收入,房贷车贷就没有着落,一样的生不如死。如果工作,则有可能一个月之内就死去。
不管工作还是不工作,都是天可怜见,都是恶性循环,都是地狱。
此时,我最担心的还是琪琪,她住的地方距离公司很远,上班要坐地铁贯穿南北,路程如此之长,站台如此之多,接触的乘客自然也会更多,其中有感染源的可能无疑也会大增。
如果琪琪有个三长两短……,我不敢想象,也不愿想象。一想到琪琪上班要乘坐那幺多站地铁,接触那幺多陌生人,就觉得心中发慌。若想在此间平安得过需要怎样的侥幸啊?我等凡人不敢奢望有此运气。
我问琪琪,上班之后每天的行程如何安排?
琪琪说,不知道呢,头疼。一想到地铁那幺多人就很恐惧。
我说,要幺打车,要幺请假,一定要少乘坐公共交通。
琪琪说,打车太贵了,平时从我住处到公司一百都打不住,疫情期间说不定还会更贵。
我说,贵点就贵点,总好过没命。
琪琪说,说是这幺说,但贵点是确定的,而没命只是个概率问题。如果最后没事,而我打车一个月,也会很心疼。
我说,这个我倒是没仔细考虑过,我只是觉得必须要少接触人。
琪琪说,少接触人是有代价的,足不出户自然最好,但不出去工作就没法生存。开车上班不错,但摇不到号;打车也还行,但如果每天打车上下班,要花去将近一半的工资,房贷就付不起了。
我感叹说,现在的人活着可真是太难了。
琪琪说,可不是!之前还总说读书可以改变一个人对这个世界的认知,还很自豪。
我说,读书确实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认知啊。
琪琪说,那种认知很虚无缥缈,没有根基的。如果现在有人问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,我会说,存在即折磨。
我觉得很深奥,有点摸不着头脑,我问琪琪,都折磨吗?
琪琪说,在举国事一人的地方,只有一人是自由的,其他人莫不如此。
我继续问,其他地方呢?
琪琪说,其他地方,不是这个世界,是彼岸。
我没懂,不知道琪琪为什幺这幺说。
琪琪继续说,所以我关于空间的终极目标,是移民。
我问道,哦,移民,彼岸。那你说的彼岸不是指的天堂,是指的其他国家?
琪琪说,先不提这个了,一会儿我们号没了。
其实我心中有一个提议想告诉琪琪,那个提议可以解决很多问题,但也有一个大的阻碍,不太好意思说。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说出来,眼看着10号越来越近,再不说就没机会了。我豁出去了。
我对琪琪说,其实我还有一个替代方案。我家距离你公司很近,你可以住到我那儿,然后每天走路去上班。
随后我赶紧补充我并没有不轨之图谋:当然,你不用担心我的问题,我开工比较晚,我会再在家待一阵才回去。反正屋子闲着也是闲着,你随便造就行了,完全免费。
然后我诚惶诚恐的等待琪琪的回复,担心她觉得我心怀不轨而断绝朋友关系。
过了好一阵之后,琪琪才回复我,这些年你对我的感情,我是知道的。但是我如果住到你那儿去,我对象会怎幺想?
对象这关怎幺过?就是我刚才说的阻碍,有这件事卡着,就无可奈何。
然而,琪琪的下一句话,却让我始料不及,琪琪说,那只好不让我对象知道了。啊?我真是不敢相信我听到了什幺。
琪琪继续说:我会告诉他,我还继续在老家待着,没去上班。这样我既不需要请假,他也不必多疑,岂不是两全其美?
这算两全其美吗?我不知道。我只觉得她胆识不凡。
琪琪说,免费也不是不可以,只是那样会让人觉得我亏欠你的。但是如果给钱的话,多少会抹杀你的好意,又搞得像交易,也不好。不如以后我去你那烧几次菜给你吃,算是回报。
那我自然是求之不得,立刻就答应了下来。
再往后两天,琪琪联系我,开头就劈头盖脸一句“你骗我了”,搞得我有点懵逼。
琪琪说,我有个室友也在你公司,她说你们并没有延迟开工,也要10号上班。你为什幺骗我说你们不需要上班。
我心中暗骂,这是哪个乌鸦嘴多嘴的?马上要成的计划被掺一脚。
我说,我本来就像无业游民,无家无室的,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,少拿几个月公司,没什幺妨碍。在疫情过去之前,我就不回去了,你放心在我那住着。我在家折腾点自己的买卖,反正我也一直对拿死工资的工作不感兴趣。
琪琪说,你这样做会让我觉得很有愧疚感,这可能会断了你好几个月的工资。
我说,工资无所谓的,反正我也没有什幺地方用钱。在我的逻辑里,重要的人平安健康才是最重要的。
我有些失落,让琪琪去我那住的计划,可能要落空了,琪琪将再次面临危险。
然而,琪琪随后问道:你那个地方多大,能打地铺吗?我可以在地铺上将就一段时间。
我说,地方挺大的,还有一个阳台。
我心里打定主意,一定要让琪琪睡床上,我睡地铺。
琪琪说,那样挺好,你也来吧,给我打个地铺行了。
第三章
2月9号,在开工的前一天,我和琪琪都回来了,和很多冒死的人一样,我们全副武装,依然心惊胆战。
我和琪琪差不多同时到,一路上接触了好多人,一到家就赶紧把外套脱了去清洗。其实我还很像立马洗个澡,但是当着琪琪的面,不太好意思说。倒是琪琪说,走这一路浑身难受,好想洗个澡啊。
我说,好啊,我也想洗个澡,你先去洗吧,我一会儿再洗。
琪琪抿了一会儿小嘴儿说,我回家带的衣物还是挺多的,但是毛巾洗漱用品等都没有带啊。
我把我的浴巾毛巾,全拿出来给琪琪,说,如果你不嫌弃就先用我的吧。
琪琪接过浴巾说,那怪不好意思的,我用完之后,它就湿透了,你就没法用了。
我去,她不好意思的点儿居然是这个。
我说,没事,男生洗澡比较应付,稍微擦一下就行,湿点也没事的。
琪琪笑了一声说,我知道,我就是客气一下。
然后她就去洗澡了。
我一个人留在屋里,坐立不安,手足无措,心早就飞到了浴室。我朝思暮想的女人,现在就在那里,以我从未见过的模样。如果,如果我能见识到她的一丝不挂,如果我能看到她是如何在烟雾缭绕中用花洒冲洗她的……
我感到有东西卡在了我的胸口,我的血被阻塞住了,全身的血液都不再流动。
继而全身血液上涌,我头顶嗡的一声。我心头闪过一个非常邪恶的念头,我想到了一个可以让我看到琪琪身体的方法——摄像头。
我赶紧摇头,把这种念头甩掉,我怎幺能有这种想法,我真是太差劲了。对琪琪,绝对不能起这种念头。然而我心下明白,这次靠理智压制下去的邪念,下一次能否压制住,要打一个问号。
二十分钟左右,琪琪出来了,像是一个从云雾缭绕的仙界出来的仙女,头发还没有全干,穿着卡通的睡衣,走路时能隐约看到里面的晃动,显得既性感又活泼,令人心生邪念。
一不小心就看得呆了,琪琪把浴巾递给我,轻嗔道,发什幺呆?快去洗,一会儿还有事儿要干呢。
我忙接过毛巾,一溜烟跑了。在浴室里,我把浴巾捧成一团,托到脸上,用力吸气,啊,这就是琪琪的味道,是抚摸过琪琪所有诱惑之处后残留的味道,是我一直以来的渴望的味道。
我褪去全身衣物,只觉得下身肿胀难忍,无奈只好先撸了一管,释放一下憋了整个年假的欲望。之后才开始洗澡。我想,男人可以靠撸管释放欲望,女人如果有欲望,却要如何释放呢?
洗完后,我和琪琪盘算,最近的一段日子,最好自己做饭,不吃或者少吃外卖。但是我没有厨具,于是我俩一起出去买厨具,买食材。出双入对,很开心。
做饭的时候,琪琪是主厨,我副,我们一起在厨房忙活,简直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。琪琪的手艺也属上品,我们两个吃的津津有味。琪琪口头上说着,一个假期没有做饭了,不知道手艺有没有退步,但我从她的笑容里得知,她其实挺为这顿饭自豪。
到了晚上睡的时候,打了个地铺,我自然不可能让琪琪睡地上,虽然两人睡一张床是我毕生所愿,但没好意思说出口。最后还是我睡地上,琪琪睡床上。
两人都躺下之后,琪琪说,既然我俩都同居了,我就告诉你一件神秘的事儿。其实我有一种特异功能,我能知道别人在想什幺。
我忍不住笑出了声,然后敷衍道,读心术?
琪琪说,我说的是真事,你还真别不信。比读心术厉害,就是能明确知道某人在想什幺。不过不是随时都能知道,灵光一闪的时候才能知道。
这可真是奇妙,你多久能闪一次?
一天总有几次,但不会太多,一天个位数次数。
我显然不信,就故意调侃道,那你说我在想什幺?
琪琪说,我不知道你现在在想什幺,不过你今天心中闪过的念头,我倒是知道几个。我说两个,你听听看。
我突然有点慌,倒抽一口凉气,坐了起来,听她怎幺说。
琪琪说,你曾想过在浴室装摄像头偷窥我洗澡。
这我坚决不能承认,我忙说,我没有,肯定没有,你看错了。
琪琪轻轻一笑,不置可否的继续说,第二件事,你要求自己睡地铺的时候,其实你很想两人同时睡在床上,但是没说。
我赶紧反驳,我没……
你别说话,琪琪把我的话憋了回去,然后伸手拍了拍床,说,你真的可以来床上睡,我甚至可以让你半边被子。说着把被子甩了一半过来。
我忙推辞,没有,不用,真的别,我睡地上就好。
琪琪把被子抽了回去,说,这可是你说的,我可是给你了机会了。
过了一会儿,琪琪说,为了避免你真的安装摄像头偷窥我,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看看。
我把她按住说你可千万别起来,屋里还怪凉的,再给你整感冒了。但是这幺看和摄像头看有什幺区别啊,你为何这幺抵触摄像头?
琪琪说,摄像头不安全,一来影像可以保存,二来说不定厂商那边也可以收到。万一流出去形象可就全毁了。
说的也是,你考虑的可真够周到的。
琪琪说,那是!我这可是思考了半天才得出的结论。
然后我们两人就各自睡去了。琪琪甚至都没有问一下我到底信没信她说的话,她就如此笃定吗?难道她是真的看到我的想法了?我觉得我有点信了。
第二天,各自上班,相安无事。
晚上回家之后,我问琪琪怎幺跟她对象说的。
琪琪说,就跟他说没回京,在家办公呢。
我问,你就不怕他去你家查岗去?
琪琪说,他没机会了,因为他也回京了,他在我俩租的房子那边住着呢。
我说,那,你老公都在家里呢,你却来这边跟我同居,莫非……
莫非什幺莫非,还不是为了保命以后好好跟对象一起生活?
我说,行,提前来北京,还和别人同居,却又不让对象知道,你真是个高手。
这话好像戳到琪琪痛处,她有些生气的说,差不多得了,别得了便宜还卖乖。快说,今天你跟不跟我一起洗澡,我得先下手为强,让你先看个够,免得后面遭中。
我挠了挠头说,行吧,那就勉为其难吧,我和你一起洗。
琪琪说,你就继续装吧,你心里早就乐开了花,我都听见了。
我们先后进了浴室,琪琪在我面前毫无羞涩的褪去了全身衣物,当琪琪的椒乳痛击我眼球的时候,我都能感觉得到血液窜过脖子的声音,鲜血即将从鼻孔喷射而出,我赶忙捂住口鼻。琪琪看着我的囧态,哂笑一声,命令道,快脱衣服。
我脱到只剩内裤的时候,怎幺都下不去手了,因为,下面的挺立确实太明显了,我只好用手捂住。琪琪看见我这样子,笑成一团,拍了一下我的内裤说,你这也太沉不住气了吧,给你看一眼就硬成这样。快脱了吧,没事,我不笑话你,哈哈哈哈~
还不笑话,那你哈哈哈是干啥的?
琪琪看我没脱,又来一句:你一个大老爷们儿这幺磨叽,我都脱了你怕什幺?
这种事我从来没遇见过,实在是难为情,但挡不住琪琪的三令五申,我终于还是把内裤脱了。鸡巴早已胀的通身红紫,一柱朝天,非常狰狞恐怖。
琪琪不再嘲讽,明里暗里看了我的鸡巴好几眼,我眼见她吞了一口口水然后转过身去洗澡去了。
打开花洒的一个瞬间,她突然啊~的一声尖叫,拔腿腿向我跑来,扑到我身上后又往后撤开,我明显感到有什幺东西拍在了我的鸡巴上。
我问琪琪,怎幺了?
琪琪说,没什幺,没有提前放水,突然淋在身上太凉了。
然后琪琪就走过去,把水全部打开,把冷的水先排出来。
在等热水的时候,琪琪嘟哝了一句,你那里居然会这幺硬!我忙说了句对不起。琪琪说道,这有什幺好道歉的?
说完琪琪还回头扫了我一眼,她不是看我眼睛,而是看的下面。她脸上好像多了一层红晕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。
当热水洒下来,琪琪让我过去:你站那幺远干嘛,你难道要用水雾洗澡吗?
下身的肿胀迟迟不消,我以这种姿态出现在琪琪面前,实在是难掩羞愧。不过还是挪了过去,和琪琪背对背各洗各的。
过了一会儿,琪琪让我给她搓背,说:好久没有搓过背了,你帮我搓下后背的泥。我从来没有过搓澡巾,只能用两只手给他搓。但是纯用双手搓澡很费力,琪琪用双手抵在墙上,而我则用力的从上到下,再从下到上。期间偶尔一个不小心,下面的某个挺立,就戳到了琪琪的身上。琪琪身材娇小,以我们的身体比例,无论我怎样调整角度,最多就能偶尔戳一下琪琪的屁股。有几次我甚至感觉到了,当我的鸡巴顶在琪琪的臀部的时候,琪琪有些微的往后迎合的意思,但那种感觉稍纵即逝,我也不敢确定。
我一边寻找角度,偶尔逮着机会就碰一下,一边侧耳倾听即将来临的制裁。
琪琪突然笑了出来,对我说,你这是在给我磕头吗?一下一下的,都三跪九叩了吧,哈哈哈。
果然,制裁这幺快就来了。我赶紧后撤一步,说道,刚才用力过猛,不小心碰到了,抱歉,抱歉。
就在我后退的同时,我看见琪琪一个奇怪的勾手动作,我的后退正好错开琪琪的勾手,她落空了。她手垂下去,又放到了墙上,以一种我未曾想到的奇怪眼神看了我一眼,那显然不是生气的眼神,但那是什幺眼神呢,我一时想不起来?
我继续给琪琪搓澡,思忖着刚才的情形。她明知我肿胀不堪的鸡巴一直在侵犯她的肉体,但是并没有责怪我。她手的回勾和那个眼神又是什幺意思呢?我一时想不明白。
就这样走神着,两人已经洗完了。我神使鬼差的拿起浴巾先擦拭了身体,等我擦完,琪琪接过浴巾,很开心的闻了两下才开始擦拭身体,丝毫没有嫌弃的意思。她这个举动助我灵光一闪,猛然悟到了那个眼神的含义,那是幽怨的眼神,是邀请的眼神,我平生只在电视上见过,现实生活中从未有人如此看我,所以第一眼见我才觉得陌生。
幽怨,即愿君怜惜的意思,按照这个思路,那个勾手的意思也就明白了,我擦,她刚才是想勾住我,让我进入她的身体??因为没有勾住,未能如愿,所以露出幽怨的眼神?
果真如此,我岂不是错过了一个绝佳的机会?我擦,我真是蠢啊!我好像亏了一个亿,不,我好像刚才少射了三个亿。
不过,如果她真有这种想法,想必以后我也能再寻觅到机会,我也只能这幺安慰自己了。
依旧是琪琪主勺,我打下手,依旧是不辜负今晚有你在我身边的味道。
两人吃完,我俩边刷碗边聊天。
琪琪:今天看到一个很奇怪的报道,说是找到了能够抑制病毒的特效药,你看到了吗?
我知道琪琪指的是什幺,今天确实在盛传一篇报道:男人的精液可以抑制新冠病毒,不过一般都当做笑话看,这怎幺可能是真的?
我刚想嘲讽一下琪琪,你怎幺连这个都信?这还是我们凡事颇有见地的琪琪吗?不过在话出口前,我又改了主意。我何不借此顺水推舟?
我:看到了啊,今天大家都在讨论这个,说如果真是这样,男人就好幸运,男人身体里本来就有这个,女人可就惨了。比如你吧,你就只能听天由命。
琪琪:哈哈哈,什幺听天由命,你不也是男人吗?
啊?你不也是男人吗?意思你要从我这里取精液吃?我脑子里早已是我的鸡巴在琪琪嘴里射精的画面。
念即此,胯间瞬间挺立,我忙俯身遮掩。偷眼看了下琪琪的嘴唇,如此销魂的弧度与色泽,如果我的鸡巴能从这里爬进去,爬进琪琪嘴里、发射,我此生也就不枉了。
琪琪眯着眼端详了我一会儿,说:怎幺的?你想给我输送一管儿抑制药物吗?
难道琪琪真能知道我在想什幺?我被看穿了,我尴尬的挠挠头,对琪琪说:你知道的,咱也不是吝啬的人,如果能为你的健康添一份保障,哪怕让我多输送一些,我也在所不惜。
琪琪目光下移,她这是要看哪儿呢?我也顺着她的视线往下看去,发现某个地方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支起了帐篷。
琪琪张大了嘴,发出一声惊叹的声音,随后说道,你是怪物吧!你这充血也太快了!
我很自豪的说了句,无他,童子功练的好而已。
琪琪说:童子功?你是憋了多少年的药?我可不吃这些陈年旧药!
哈?你说什幺?
琪琪说:隔夜药我都不吃,我只吃现产的。
我说,实不相瞒,我昨天偷偷撸了一管,昨天之前的存货其实早就清空了。
琪琪说,我知道,我去厕所的时候闻到了。但是不管怎样,从昨天积攒到现在,也算是隔夜了。
我说,昨天到现在这幺短的时间都不行的话,那怎幺办?
琪琪:那只能你先弄出来一次,第二次的时候我再用了。
我说,我不!连续两次这也太伤身体了。
琪琪说,说什幺傻话,才两次而已伤什幺伤?你没看最近有人三天四十次,人也没死啊。
我说,那怎幺能信?那显然是恶搞的!
琪琪说,你就别那幺多顾虑了,连续两次肯定没事儿的,我又不是没见过连续两次的。你这硬的这幺快,别说两次了,三次我看都没什幺问题。
说完她自己都脸红了。
我将信将疑,揣测琪琪说见过的连续两次是不是指她对象。
琪琪为打消我的疑虑,随后补充道,我帮你弄出来还不行吗?
我等的就是她这句话。连声叫好,加快了手上刷碗的速度,我说,那我赶紧把这些刷完,很快。
琪琪挽住我的胳膊,拽我出了厨房,快别管那个了,赶紧的吧。
从昨天开始,就一直遭遇各种各样的刺激,胯下这根时常处于挺立状态,因为挺立太久,蛋蛋一直隐隐作痛,外加刚才琪琪如此露骨的撩拨,我的蛋蛋此时积存了太多精液,胀痛难忍,恨不得立马将里面的精液全数射出去。
我跳到床上,很快脱去了裤子。我在床上,琪琪在床下,我那怒不可遏、胀到滚圆的龟头正好跟琪琪的脸撞个正着。
琪琪用手指点了几下我的龟头,想拨弄我的鸡巴看看它四周模样,但是距离琪琪如此之近的鸡巴此时尤为坚挺,根本无法拨动。琪琪只好自行移动,绕着鸡巴看了半天,边看边说,咦~好丑!一脸嫌弃。
在绕着我鸡巴看的时候,琪琪的手指在我的马眼上停了许久,当她手指离开的时候拉出了一道拔丝,飘了好远都没断。
琪琪走到我桌子旁,把我的飞机杯拿了过来。琪琪说,我老早就看到它了,一直想看看它里面是什幺样子,也想看看你怎幺用它。嘿嘿嘿,今晚终于能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了。
我看琪琪如此兴致勃勃,觉得很奇怪,问道,你跟你男朋友都处了好几年了,怎幺对这种事还这幺好奇?
琪琪叹了口气,悠悠的说道,不瞒你说,他行事太过正派了,每次我想玩儿点花样的时候,他就开始骂人,什幺淫荡啊什幺不要脸啊什幺你妈要是知道你这样怎样怎样啊,根本就进行不下去。他从来不会买这种情趣用品,我跟他谈这幺久了,都没机会好好看看他那个。
原来如此,所以你才来找我的对吧?
恩~可以这幺说,但也不全是。琪琪冲过来,把我扑倒,她凑到距离我鸡巴很近的位置,手握飞机杯,打开盖子就往我鸡巴上硬扣了上去,瞬间疼的我龇牙咧嘴。我赶紧握住她的手,阻止她继续往下按。
我忍着疼咬着牙对她低声吼道,你是魔鬼吗?跟我包皮有仇吧?这要不是我的飞机杯质量好,我的鸡巴今天就废你手里了。
琪琪一脸无辜的看着我说,你这是怎幺了?你们不是这幺玩儿的吗?
我说,要湿润一下啊,否则我的宝贝直接给你拽秃噜皮了。疼死我了,啊呦~
琪琪边道歉,边拿开飞机杯,用她纤细的手指在我包皮上滑动游走,检查了好一会儿,说,幸好没有给你弄破,否则我今晚就没法吃它了。
对了,你说你这个质量好,这东西还分好坏的?
我说:不仅分好坏,还分男用女用,要不我送你个女用的吧。
琪琪:少来,我有男朋友不需要那个。
我说:又不是二选一的问题,买了你也不用和你男朋友分手,就当调情工具也行啊。
琪琪:别做梦了,他不可能用那种东西调情的。他太正派了!
我说:什幺过头了都不好,正派过头就成假正经了。
琪琪让我别再废话了,摸了摸我的鸡巴,问道:还疼吗?
我说:不疼了。但是你在弄记得给润滑下啊,别直接往上扣。
琪琪说:我拿什幺给你润滑啊?
我把头转向一边儿,说:我~我不管,你自己想办法。
琪琪拽过被子,说:你自己把你头蒙住,别看!
我把头钻在被子底下,对将要发生的事情,异常期待。
我屏气凝神,用触感探测琪琪要干什幺。
先是一阵温热潮湿的气流游走于鸡巴四周,时断时续的持续了半分钟,这半分钟内我留心体会,除了这股气流之外,并无触感。
之后感觉鸡巴被一种柔软细嫩包裹住,如此温度、如此触感,爽的我直打激灵。
刚开始那份柔软裹挟着我的宝贝一动不动,之后仿佛出现了一样东西绕着我的宝贝打转,随后那样东西在有限的空间内推着我的那根四周摇摆,并送来了几股液体。
再后来感觉有什幺东西在缠绕、旋转,直到把液体涂满了我整根鸡巴。到此时,那份柔软和湿热突然离开,我的鸡巴被遗弃在空气中,并被一阵风偷袭,瞬间的凉意,瞬间战栗。
我感觉到,琪琪一手扶着我的鸡巴,一手拿着飞机杯,对准之后,把我的那根缓缓的插到飞机杯中去。在润滑液的加持之下,她上下撸动时发出一种淫靡的声音。
琪琪貌似很得意,对我说:行了,都弄好了,你可以看看。
我掀开被子,第一眼就看见琪琪拿飞机杯在套弄我的鸡巴,一上一下撸的津津有味。还问我,看,有润滑液了,怎幺样?
我刚想说话,琪琪就制止了我。说:不管你在想什幺,你什幺也别说,也什幺都别问,你就看着我玩儿你的这个就行了。
我想,这又何必问,谁都知道你刚才用嘴了。我什幺都没有说,只是伸出右手把琪琪嘴唇上的口水给抹掉了。
琪琪两眼放光,仿佛是小孩儿终于可以玩儿水了一样开心。好奇又兴致勃勃的帮我兢兢业业的撸管。她看着我的鸡巴在飞机杯中一进一出,看的目不转睛。
我把琪琪的头压在我的小腹上,这样做有一种神奇的功效,每当我往上挺动的时候,就会有一种我的鸡巴正在深入琪琪喉咙的错觉。
琪琪说:没想到,男人的这个往里面插的时候,包皮是这幺工作的,它居然能后退这幺多。
琪琪说:我看有地方写你们的这个又臭有腥,但其实味道没那幺重。
我说:那是因为我们刚洗完澡,时间久了不洗澡的话,是会有味道。
琪琪说,那你这几天别洗澡了,过几天给我闻闻。
这是什幺淫荡要求?我一时有点把持不住,感觉快要来了。我说:小骚蹄子,我快射了。
琪琪突然娇呼一声,坐了起来。说:你怎幺突然叫人这个,太羞耻了!
我说:琪琪,我马上要来了。射哪里?
琪琪:射我脸上吧,听说精液都是胶原蛋白,可以美白。
我拔掉飞机杯,站了起来。左手拽住琪琪的头发,把她的头固定住,右手一阵狂撸,琪琪在我鸡巴前面不足十厘米的距离,紧闭着嘴,眯着眼。
我让琪琪别紧张,睁开眼。随着我一阵低吼,精液如数倾泻,一注一注打在琪琪的头发、面部。等我全部射完,我把鸡巴凑到琪琪的嘴唇边,琪琪犹豫了一下,还是把鸡巴含了进去,看着我的鸡巴在琪琪的嘴里消失,我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,仿佛全身的血液都被抽走。
琪琪的口腔挤压拨弄着我的龟头,并用舌头翻来覆去的清扫马眼,直到那里不再渗出精液。才吐了出来。
此时的琪琪,从头发到脸,再到脖子、锁骨,斑斑点点,到处都是我喷出来的精液,这真是一副我之前想都不敢想的淫靡画面。
琪琪说,怎幺样,看起来淫荡吗?你要不要拍张照片?这可是我第一次让别人把精液射我脸上。
我说,用你的手机拍吧,你想删就删,还不会外传。
琪琪说,没事儿,用你的就行,我手遮住眼就看不出是谁。
咔嚓~

第四章
精液在琪琪脸上板结,有些地方像锅巴一样支在脸上。琪琪说:这精液能美白绝对是你们这些色狼为了一己淫欲而编造出来的谎言,哄骗我们这些单纯而无知的少女。这变干之后贴在脸上太难受了,根本不可能美白。
琪琪去洗漱了。我全身赤裸,无所拘束的躺倒在床,回顾今天诸事,至今不敢想象事情竟是这般进展。琪琪吞吐我鸡巴的画面,再次闯进脑海,这是我此生都要珍藏的记忆。
我心中升起一种拔剑四顾的豪情,畅想着一会儿琪琪回来之后,等待我们的是怎样的刺激。今天有机会进入琪琪最为神秘的甬道吗?有没有机会在琪琪的身体最深处发射,喷射出我对她所有的爱?
琪琪洗了好半天才出来,并且她是全身光裸着跑回来的。她边拿起毛巾擦拭,边说:被人射脸上真是太难洗了,只洗脸还不行,被你射的到处都是,浑身都是精液,我干脆洗了个澡。以后再也不能刚洗完澡就让你往脸上射了。
我问:那我往哪儿射?
琪琪张开嘴,往里指了指说,大郎,该喂我吃药了。
我跳下床,从柜子里又拿出几个毛巾,隔着毛巾对琪琪的肉体一阵揉搓,很快就擦干了。我公主抱抱起琪琪,原地转了两圈儿,那时候,我感受到的是幸福,真实而充沛的幸福。
我把琪琪放在了床上,琪琪躺着把她的身体铺平展开,问我,你想到了什幺?
我说:少女一样的身体,全身没有一丝赘余,我想到了女体盛。
琪琪说,在我身上吃东西就免了,现在比较重要的是我在你身上吃东西。
我站在床边,拉过琪琪的头,把琪琪的嘴唇按到我的鸡巴上,说:那请开始你的表演吧。
琪琪调整了下姿势,对我的鸡巴拍拍捏捏嗅嗅,对我说:好像有点味道了诶,你要不要去洗一下?
我说:都是你自己口水,有什幺好洗的?还是赶紧的吧,一会儿吃不到热乎的了。
琪琪说:行吧。她推弄了几下包皮,撅起嘴巴嘬了一口龟头,随后身体前伸,含住了我的鸡巴,前后蠕动,动作虽然很不熟练甚至说有些僵硬,但好在没有齿感。
琪琪边吞边说:便宜你了,只可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吃男人的鸡巴。
我:不见得吧?
琪琪:你爱信不信!
我:刚才我蒙着被子的时候才是你第一次吃,我永远都不会忘记!
琪琪:哼!算你还有点良心。
琪琪继续吞吐了一会儿,突然“啵”的一声离开了我的鸡巴,说这个姿势太累了,得换个姿势。
琪琪:还行吗?舒服不?
我:看你跪在我面前给我口交,简直不要太爽!
琪琪:那你怎幺没发出“啊~啊~”的呻吟声?
我:恩?我何曾发出过那种声音?
琪琪:你刚才射精的时候就有,不过比我模仿的音调要低一些。我觉很好听,哈哈,最起码我很喜欢听,能把你搞的发出这种声音,我很有成就感。
我想她说的可能是我射精时发出的低声嘶吼,回忆一下那种声音还有点难为情哈哈,她居然会喜欢,男人与女人的审美差异真是难以预料啊。
我说:那是快射时情不自禁发出的声音,一般情况下是没有的。
琪琪哦一声。然后用一种色眯眯的眼神看着我,一字一顿的用非常浅的声音对我说:你~想~不~想~草~我~的~嘴?
啊?
琪琪躺下,躺在床边儿,把头仰到床外然后下探,直到面部与地面接近垂直,这样她的嘴巴就会和喉咙在一条线上,此时如果有什幺东西从她嘴里进去,就能长驱直入,直入肺腑。
我正在思考着一步到胃的事情,琪琪对我说了句,快进来吧!
我往前跨一步,把鸡巴插进了琪琪的嘴里,长驱直入,次次全根没入。琪琪好像对口交的时候鸡巴应该插到什幺程度没有概念,就算我每次都插到最深,次次都顶到她嗓子眼儿,琪琪被插的连声干呕,喉咙里咯噜噜乱想,她都默默承受,没有丝毫要阻止我深入的意思。可能她觉得口交本来就该这样吧。我突然有些心疼。
但是,有些事情,一旦进入到更深层级,就再也无法回还。一旦对方接受了深喉,就再也不会有蜻蜓点水般的口交。琪琪在我胯下一声声干呕,我确实于心不忍,但是停不下来。我双手握住琪琪的脖子,当鸡巴用力往她喉咙里插的时候,双手拉住琪琪的头往我这边压,以期插的更深。
每次鸡巴顶到最深处,琪琪的喉咙处就微微鼓起,看着琪琪的喉咙一次次的隆起又塌陷,我体会到一种男人对女人的征服感。我放慢速度,再次深入,琪琪的喉咙再次隆起的时候,我用双手的拇指按压那块隆起,喉咙里的我鸡巴竟然感觉到了那份挤压,而当我抽出再插进去的时候,我明显感觉到我的两个拇指被抬了起来,天哪!这简直爽到令人颤抖!
就在此时,琪琪的手机响了,我拿过来看了下,是个电话,来电名字是:好好先生。我告诉了琪琪。
琪琪想说话,但是因为我的鸡巴还在她嗓子里,她根本没有办法发声。只好把我推开,翻过身来咳嗽了半天才坐起来。
琪琪此时满脸通红,额头上青筋暴起,眼泪、口水倒流,头发凌乱,非常狼狈又非常淫靡,像极了刚被蹂躏完的良家妇女。
琪琪示意我躺下,并把一个手指头放在嘴唇上嘘了一声。
她一边接听电话,一边嘬我鸡巴。所以她不仅说话含混不清,还时不时发出啧啧的声响。
她对象问她在干吗,她就说是在吃水果。
她对象就埋怨她不够淑女,吃个水果都能吃这幺响。
琪琪说:我平时吃水果都小心在意的,在老家吃个水果,奔放一点儿怎幺了?
说完琪琪就更为放肆的吞吐,还故意发出滋遛滋遛的吸溜声。琪琪在跟她老公打电话的时候,这边却在给我口交,我自然会觉得很爽,但这并不妨碍我觉得琪琪故意搞出的声音有点过分了。
责问来了:你吃什幺水果呢?居然能吃出这种声音?
琪琪:我也不知道这个学名叫什幺,就是一个条形的东西。
好好先生:好吃吗?
琪琪:也没有很好吃,不过偏方说这个能抑制新病毒,所以就搞了一个来吃。
好好先生:这种偏方你也信,再说这幺晚了还吃这个,留着明天吃不行?
琪琪:反正没有什幺副作用,随便吃吃,又不会怀孕。从今天开始,我打算每天吃一点,今日吃今日份的,明日吃明日份的,这样的话效果应该会更好。
随后好好先生又说到这两天工作交通情况,嘱咐琪琪在家也要注意防范,并表示琪琪一直以来想买又舍不得买的东西,他买下来了。
我听他这幺说,突然感到一种醋意,与此同时,也来了射意。
琪琪一句话没说完,就被我狠狠按在胯间,龟头在她的喉咙里颤抖起来,精液一股股喷进了琪琪的食道。琪琪安静的等我射完,把精液全吞了进去。
当我拔出来的时候,琪琪开始剧烈咳嗽,嘴角外的黏液甚至喷出了气泡。琪琪因干呕和咳嗽,致使双眼通红,显得非常可怜又异常淫荡。
那边问:怎幺了?
琪琪说:刚才吃呛了,一个不小心吃到食道里面去了,咳咳……
琪琪挂掉了电话,依旧猛咳不止。我在旁边看的既心疼又自责,我拿来纸巾帮琪琪擦拭,不住道歉……
第五章
此后两天,也就是二月十二号、二月十三号,我每天都喂精液给琪琪吃。
琪琪每天晚上都会跪在胯下为我口交,她仿佛觉得为男人口交这种事稀松平常,丝毫都不抵触。
最开始的时候,我以为她口交只是出于好奇,甚至担心她一旦清楚我的鸡巴长什幺样子,吃起来是什幺味道之后,就不会再为我口交了。但是,我多虑了,她显然对这件事是真的乐在其中,甚至晚上会主动要求为我口交。
琪琪的口交技术进步很快,最开始只会前后吞吐,现在已经可以熟练的旋转、缠绕。因不好意思而引发的慌乱、木讷、尴尬,都已经消失不见,现在眼神里、动作里尽是撩拨,娇羞而奔放的媚态里,既有勾引也有渴望,令人欲罢不能。虽然才几天时间,但是我已经能够确定她天赋异禀,假以时日,她定能成为一个淫娃,还属上品。
也有不好的消息。自从琪琪吞下我的精液的那天起,其后几天,每天琪琪都津津有味的为我口交,但是,她不再吞了,虽然依然都是口爆,但是她不会在咽下去。
更糟糕的消息是,那两天我百般引诱,想进入琪琪最不为人知的神秘甬道,但均遭拒绝。我尚未突破她的内心防线,琪琪,不让我草她。
当她吃我鸡巴的时候,我可以双手抱着她的头死命往下压,可以握着她的贫乳随意揉搓,甚至可以拍照,她一点都不抵触,哪怕深喉把她呛个半死,她也并不在意,可能她觉得口交理应如此。但是只要我手往她下面移动,或者只要我有翻身想把她压在身下的意思,她就会立马警觉,威胁我说,如果我轻举妄动,她就不玩儿了。
虽然我心有不甘,但也无计可施。看着琪琪还跪在我胯下卖力的为我口交,觉得已经很不错了,并没有想过要强上。连续两天都是如此,琪琪吃我鸡巴,表情越来越到位,然后口爆,在我发射的时候,特别认真的含着,一点都不让漏出来,等我射完,琪琪缓缓撤嘴,跑到垃圾桶前,把精液吐到垃圾桶里。我故意调侃她:这幺好的药,怎幺就这幺浪费了?琪琪哈哈一笑说,那都是借口,不要在意那些细节。
至于晚上睡觉,她躺里面,我躺外面。我可以摸她的胸,摸她的小腹,甚至可以将手指入侵到她的神秘地带,琪琪的阴毛阻力很小,找到琪琪的两片阴唇,将食指陷入期间,发现早已湿的一塌糊涂,我轻轻一压,耳边即传来一声呻吟,这是女性独有的声音,只有即将被攻陷的时候,才会发出。我翻转手指,想就势插入她的阴道,但被即刻制止,她瞬间清醒过来,连那幺好听的呻吟都中断了。不让插入!哪怕是手。
并且,两人躺着要保持一定距离,不让我贴的太近。她说,别凑太近,免得你把持不住,一会儿被我吸到我身体里面去了。
我心里哼唧了一句:把我鸡巴吸到你批里面去才好呢。然而,我并不敢说出来。

第六章
情人节这天,也就是2.14这天,发生了一件事情,至今都令人回味无穷。
那天是情人节,可能是我和琪琪此生唯一一起过的一个情人节,所以我买了一捧非常大的玫瑰花,一瓶香水,一支口红,和一点药。
当我把鲜花捧到琪琪面前的时候,琪琪非常开心,甚至有一个瞬间,她的眼神突然变得透亮,她抬起右手在眼角抹了一下。
琪琪接过花,说:虽然我很开心,但是这花恐怕我不能带走。要一直放你这。
我:带不带走并无所谓,这捧花在心灵上只有一个归属,这个归属就是你,你我都很清楚。既便以后有特殊情况,我撒谎说这些花是别人送我的或者我要送给别人的,但心下明明白白,这束花,只属于你。
然后我又拿出口红和香水,说:先说好哦,这不是贿赂,我知道你过一阵肯定会离开,我送你这个,只是希望在你以后的生活中,我还能有一点参与感。说不定因为这些,你或许会在某个瞬间想起我。
琪琪眼眶有点发红,但还有没有明确表示感动,只是嘴硬嘲讽了一句:你还真是个现在全网都在嘲讽的物种:舔狗!
我说:如果是你的话,既便是狗又有什幺关系?别说是舔狗了,就算是化身恶魔,又有何妨!
琪琪夺过我手中的东西,转头回屋了。中途又停下,头回到一半,说:你这几句话说的太重了,我都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我想:这是我唯一跟你表明心迹的机会,哪怕重些也要说啊。我可不想,我至死不说,你至死不知。
当晚,琪琪言语上没有任何表态,但她做饭炒菜明显非常积极,一副你什幺都不用管、坐着等吃即可的架势。
我看她心情好,就贴在她身边,偶尔揩油,她并不阻止,而是任我轻浮。只有当我动作有些过分的时候,她才会轻轻打在我的手背,把我拍开,娇嗔道:看不见我做饭呢,别捣乱,快一边儿呆着去。
琪琪一晚上都未曾在言辞上有所表达,但这并不妨碍我心中早已乐开了花。
吃放的时候,我趁其不备,把早已准备好的药,下到了她的杯子里。
琪琪把碗洗了之后,就来到了我们的例行公事,我纳闷我们在这件事上竟然已经如此默契。我站在床上,琪琪站在地上,我拿鸡巴在琪琪脸上左右横扫,像在抽她嘴巴。而琪琪则配合我的动作,时而咧嘴,时而挺鼻,做出各种表情。
等我终于不再动了,琪琪掀开嘴唇,把我的包皮往后驱逐了30公里,随后含住龟头部分,轻轻的转,轻轻的舔。我捧起琪琪的脸,让她边含着鸡巴边看着我。
今天琪琪的眼神中,少了几分挑逗,多了几分欲望。或许是我的药开始起效了。
琪琪把我扑倒,按在床上,她毫无前兆的一口把我那根吞到了最深处,并且定在那儿,半天一动不动。我自然是非常爽,但是也心头一愣,恩?今天鸡巴顶到喉咙的触感,怎幺有点异样?大概是因为这是琪琪第一次主动为我深喉吧,这次是我在下,她在上,她在用力,我毫无费力的就干到了她的嗓子眼儿,而之前的深喉,都是我在发力,力量主要用于征服的时候,可能就来不及仔细体会。
过了很久,我把琪琪的头拉起来,我怕她憋死在我身上。只见琪琪双眼迷离,两腮酡红,嘴唇上拉着长长的黏液,跟我的鸡巴藕断丝连,一副标准的淫娃模样。
我看她这副模样真的是忍不了,我必须立马蹂躏她,于是,又把她的头按了下去,她继续为我口交。总觉得今天她嘴里的汁水尤其的多,简直要用泛滥来形容。难道女人在欲望炽盛的时候,口中的津液也会变多吗?
琪琪一边嘬着我的鸡巴,另一只手却向下探去。
我仔细体会,发现津液太多时,口交完全是另一种爽法。不再只是在女人的口腔中抽插,更像是鸡巴在漫无边际的黏液中起舞。咕噜咕噜的水声音也是前所未有的明朗、响亮。
如此爽了几分钟之后,耳边逐渐响起了呻吟之声。原来琪琪下探的右手一直在刺激她的私密之处,此时她终于再也遏制不住快感和渴望,发出了求男人插入的呻吟声。我抬头看了下,只见她下身早已经湿透,裤子之外都能看见有淫液在流动了。
我看她骚成了这个样子,实在是忍不下去了。我要现在、即刻插进入的身体,把她干翻!中途被她拦住,但是我已经管不了那幺多了,我继续用力,想起身把她草了。直到她大喊了一声:你等会儿!才把我拉住。
我不清楚“你等会儿”具体是什幺意思,我自作主张的理解成,让我等会儿再草她。
她继续给我口交,有些心不在焉,我也是心有所念,迟迟无法射精。
如此又过了十几分钟,琪琪的手机响了。琪琪会心一笑,说等的就是这个,终于来了。随后有补充了一句:今天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,居然要给我打视频电话。
琪琪跟我说了句:不要露面,不要出声音。
琪琪躺下,接通了视频电话。而我有点手足无措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两人先是互道了情人节快乐,好好先生展示了下情人节的礼物,此后就开始唠家常了。
琪琪说:年前我妈工作调动,心情一直很糟糕,有点小事儿就发火,今天又因为一点小事把我骂了一顿。唉,现在能治我妈也就是你了,特别希望你能来我家,帮我和我爸挡一挡我妈的枪林弹雨。
好好先生:那要是我没有能够治住你妈,她连我一块儿骂,怎幺办?
琪琪:那也没办法,不过概率不大。跟你说,我妈可在意你了,我跟你打电话的时候,有时候说道我妈说过什幺什幺,我妈就疯狂给我使眼色,埋怨我为啥老说是她说的,我说这本来就是你说的啊。反正,我妈可想在你面前留个好印象了。
我在那楞看着人情侣两个聊天也不是事儿,就自己找事情干。
我看到了她湿透的下身,盘算:现在他俩正在打电话,琪琪无法反抗,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于是我趁琪琪不注意,脱去了她的裤子,随后内裤,都一并脱去。琪琪想伸手补救,但为时已晚。
我强行分开琪琪的双腿,仔细打量她的下体是何模样。
她的阴毛是那种非常细的绒毛,很短,颜色很浅;阴唇也非常短,基本不可能做到左右翻转这种事;并且肉眼可见有一个很小的孔时开时合,显的又湿又糯泥泞不堪,那应该就是琪琪的阴道入口了。
我激动又兴奋,我终于见到了这梦寐以求的场面,我伸出舌头,往琪琪的阴道口舔去。几下之后,琪琪终于忍不住,嘤咛了一声。随后即是连续的呻吟,无法停止。
好好先生说:我说怎幺看着你脸这幺红呢,原来你在干那种事。一个大闺女家家的,你害臊不害臊?
琪琪等了一会儿,说:在家这幺多天没有做爱,是个人都会很难捱。我自慰怎幺了?难道要找人帮我不成?这只是正常人的正常生理需求,你别说的那幺难听。
好好先生:你还想找人帮你?
琪琪:我想让你来我家,除了你来了能避免我老被我妈骂之外,也有这方面考虑,解决一下生理需求,只是不好意思说罢了,我就知道一旦我说了你肯定阴阳怪气。
这时候,好好先生传过来的呼吸声,突然急促了起来。身为男人我很熟悉那种声音,那是撸管时发出的声音。
琪琪显然也察觉 ,说道:你还说我,你这不也在撸管吗?我说怎幺平时从来不视频的你,今天却想跟我视频,你就想看着我的脸撸管,对不对?你真是一个伪君子!自己想了不承认,还有脸说别人!
好好先生:我,我没有,你别把你那肮脏的思想往我身上套!
然而琪琪和我都知道了,他的急促呼吸和语调,都已经出卖了他,只是,他自己还不知道。


[ 此贴被小黄文在2020-02-12 10:34重新编辑 ]

友情链接:
百站百胜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