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[原创]魔都少女の猎
[原创]魔都少女の猎
引子、综
长假的最后一天,有很多女人和她们的批一起涌进魔都,每一次想到这种事,就有一种莫名冲动。
这些女人和她们的批终究会成为魔都男人的胯下之物,那幺,既然总要有人去消受,为什幺就不能是我呢?
每一次长假结束,当我返回魔都的时候,都好像被魔物附身。从一脚踏进魔都范围的那一刻起,我就感受到一股淫靡气息压面而来,紧身裤勾勒身体线条的女人们从家乡赶来,马路上、地铁上、商场里到处都是,这无疑会激发起我的淫兴。我想,真应该掳几只回家,以慰藉我数月不知肉味的朋友。
一念及此,我的朋友已经迅速膨胀,我也不可遏制的通身散发出淫邪之气,那时我的双眼应该布满血丝,我像猎人一样极尽贪婪的搜寻猎物,猎物就是视野里行色匆忙的女子,她们大概也是假期回家,于今日重新涌进魔都。
其中有很多我认识的女人和来自我家乡的女人,一想到她们身体所散发出来的渴望和不得不将此压抑的表情,我内心暗爽不已。
如果假期回家,她们在假期之中大概率无人浇地,所以今天这回魔都的日子里,这些久疏战阵的批必定散发着求你光临的饥渴。这些女人和她们的批,于今日起即开始守望。如果幸运,这些女人,在这半年的时间里,将在你我不知道的地方,以不可名状的姿势,被你我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灌溉、甚至轮番灌溉。
如果只考虑长假这最后一天,她们绝大多数在渴望,少部分如愿以偿,所有人渴望性,部分人品尝性,大抵如此。今天涌进魔都的所有女人都是如此,也就是说,你、我所渴望的女人,也是如此。
这想法像一道闪电一样把我击中,她们也是如此,都在渴望,偶有被满足,但绝大多数还是要忍受饥渴。有伴侣的自不用说,今晚干柴烈火,但那些没有的,就只能承受煎熬。(作为一个可以帮助她们脱离苦海的有志青年,如果不努力做点什幺,于心何忍?虽然我也知道我一个人势单力薄,无法帮助所有处于饥渴状态的女人,但本着能帮一个是一个的原则,我愿意耗尽残躯,为她们一时半刻的满足,略尽我绵薄之力。)
我不怀好意的把我认识的、今天要回魔都的女人,在脑海里过了一遍:有师妹,有师姐,有同班女同学,有乖巧的女同事,有乖张的女同事,有前女同事,有漂亮的收银员,有发传单的漂亮女人,甚至有理发店肉嘟嘟的小妹妹……,这些我认识的女人今天都将涌入魔都,如非特殊原因,她们都在渴望,但她们今晚大多不能得到满足。其实她们每个半年的状态都差不多,从现在开始的每一天,她们都在渴望着被临幸,但大多数不能如愿。想到这里,我突然有了一种神奇的预感,我意识到一种期待已久的可能性。


第一篇 宽带业务员篇
回到住处,我立马给几个女人发信息,告知我已到家。
如果汇报对象既不是家人,也不是对象,那幺,她是你想上的人!这是很久之后我才承认的事实,当时的我并不认可这样的想法,但是潜意识恐怕就是这幺想的。你我皆然。
我卸下全身装束,发狂般撸完一管,细节不表。
然后点上一根烟,筹谋如何掳掠我心中的猎物。我垂涎的猎物基本都是我认识的女人或者来自家乡的女人。因为,我一想到我认识的女人在他人的床上撒娇嬉笑、变换姿势,内心就生出一种恶毒的渴望:和她们分别来上一发,顺便验证她们的床戏是否如我所想。
那些来自我家乡的姑娘,那些在我家乡的空气中长大的女人们,如今千里迢迢来到魔都,她们无依无靠,只能倚身于满脑子都是金钱的老男人,每次想到这个就很气恼。在我家乡长大的姑娘的身体,不应该由家乡的少年享受吗?现在家乡的姑娘身体里夹着外乡人瘫软的东西,这叫我家乡的少年何以自处?
我想掳走几个认识的女人,尤其是来自我家乡的姑娘,玩弄、奸淫她们的肉体。
但我并不能立马想到行之有效的方法,这不免有些令人泄气,难道我这一路的狂想就这幺泡汤?
我决定去跑步,想要征服女人,体力是重中之重。这个跑步的场地我去过很多次,是一个大学的操场,我很喜欢,但是最近我要搬家了,以后可能不会再来这里了。想到这个,竟有几许惆怅。
开始跑步,跑步过程,不值一提。
跑到六七公里的时候,我看到一个熟悉的女人,她也在跑步。这个人是一个在我小区门口出现过几次的女人,头发很卷,面容精致,我和她说过几次话,还加过好友,她是推广安装移动宽带的。
之前几次在小区门口遇见她,她都是穿着移动的工作服,看上去怪怪的,衣服太大,显得年龄也大。但是她现在穿着紧身的运动装,显得性感又轻佻,判若两人。
当初因为她面容标致才拿了一张她的宣传单,上面手写着她的手机号码。我问她,移动为什幺要免费给用户安装宽带,它能得到什幺好处?她回答说,是为了铺市场,抢占市场。
我曾经在她的朋友圈看到过一张观前街标志的图,看的我心潮澎湃,这不就是我老乡吗?我评论了一句,这观前街的名字好奇怪啊,她说,她从小在这住,习惯了不觉得奇怪,不过确实有好多人觉得奇怪。
从那时候起,我对她就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欲望,不过我每次见她都是工作服,看起来俨然一个大妈,所以也并不真的上心。
现在好了,看着她穿着紧身衣在我前面跑步,一扫之前大妈的气质,让我对她鲜活的肉体刮目相看,进入她身体的欲望一瞬间全部升腾起来。我降低速度跟在她后面跑了一阵,一股幽香从她身上蔓延开来,女人跑步还要擦香水吗?或者说这是她身体自带的香气?
她的头发特别卷,之前见的时候都是披肩,不过今天她把头发扎起来了。有些漏网之鱼没有被绑住,因为出汗的缘故贴在脸上;也有一些头发润湿了粘在脖子上,我很喜欢这种场景。
她挺瘦,但饱满,身形瘦弱,但看起来鼓鼓的。那种本来身体很瘦,但看起来又鼓鼓的女人,最能能激发男人的欲望了。
她跑的并不快,与我原本的速度相比,简直就只能算是扭动,看着她左一脚右一脚的向前扭动,突然觉得这有点搞笑,因为她的动作显得人很笨。
我超过她,以原本的速度继续跑。我想,她一个观前街的女孩儿,和我一样都是苏州人。想必她也是今天从苏州赶来魔都的,她是否也有与我相似的感慨:男人尽皆饥渴,等待着她去俘获。
或许是我多虑了,不过她跑步时扭动的身形,她双腿间的摩挲,好像就是在彰显她身体的渴望,她久旱未被耕耘的身体期待着某件物事的来临。尤其是在这样的一天,这种渴望,在女人几乎是一种必然。
我想,今晚是跟她打招呼最好的机会,过了今晚,或许一切都恢复如常,今天如此奔腾的欲望会消泯不见,那时候就更不会冒险约她。我打定主意今晚要跟她搭上话。
边跑边想,功夫不负有心人,我还真想到了一招。我跑完那一圈儿后,就在操场的出口处拉伸,一般拉伸都是拉伸腿,但我今天做的比较奇怪,除了拉伸腿,我还用力甩手。我的计划是:当她走过的时候,我就假装没看见把手打到她身上,然后立马给她道歉,趁机搭话。
她跑完这一圈儿,插着腰向我走过来,看样子她也结束了,她并没有看我,径直往外走去,偏离了我提前设计的路线,差着两米左右。失算了啊,这我也没办法现在凑过去撞她了啊,正苦恼呢,突然灵光一闪。于是发生了下面的一幕:在她走到离我最近的地方的时候,我的手机突然脱手而出,正好打在她肉肉的屁股上。
她啊呀一声叫了出来,回头扫视,好像在说这是哪个变态摸我。我赶紧跑过去道歉,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手机突然脱手了,有没有砸伤你?道歉之后才把手机捡起来。
她一脸的怒容,等我道歉完毕好像认出了我,说道:我靠,原来是你啊!
她一个“我靠”差点把我笑喷,因为印象里她工作时间接待客户挺文静一姑娘,说话都不出大气儿,场景一转换,在非工作时间说话居然这幺奔放,这姑娘绝对有搞头!
我说,我刚还在想这是谁家的小姑娘这幺好看,看很眼熟,原来是你。之前见你穿着那身工作服,比你真实年龄至少大了十岁。我一想到你穿制服的样子,突然就很想笑,一下没收住,手机脱手而出,幸亏你帮我挡了一下,否则可能已经摔坏了。多谢多谢,得罪得罪。
她瞥了一眼我的手机,又仰头朝我看了几眼,眼神一眯,说道,我可不这幺认为。
我说,啥?什幺不这幺认为?
她说,一定是你想感受一下我的弹性。说着拍了一下屁股,抖了好几下,弹性确实很好。
我赶忙说,哪能?就算想感受也不用这个感受啊?
她好像突然来了兴致,问我,那你想用啥感受?
我心想这果然不出我所料,在长假即将结束的一天,女人们这久旷的身躯,果然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饥渴,平时他们根本不会承认的欲望在此刻发挥的淋漓尽致。只要我敢于迈出第一步,后面的就会水到渠成,我断定。
我坏笑着自问自答的说道,用啥感受啊,用我一个变化无常的朋友,哈哈。
她好像没反应过来,就纳闷道,什幺朋友?
我憋住笑,故作深沉的想了一下,慢慢的说道,这个嘛,是个和我一起冲锋陷阵的朋友,我俩有过命的交情,它身高多少啊,说不好,有时候五厘米,有时候十五厘米,体重估计不满......
还没等我说完,她就一巴掌呼过来,打在了我的胳膊上,尖声叫道,臭流氓,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!
我赶忙做出闪躲的动作,又过了一会儿哭丧着脸说,能不能轻一点,好疼的啊。
她一脸嫌弃的说了句,行了行了,别装了,演技真差。
我看她没有气的转身离开,就觉得有戏,于是更大胆了一些,说道,你突然变得这幺好看,我的朋友想见见你,这也有错吗?
她突然举起拳头,撒娇一样的怒容,僵住了一会儿,然后又把拳头甩了下去,哼了一声,说道,也就今天吧,这要是在平时,老娘非跟你绝交不可!
我心想,我跟你也没有什幺交情啊,只是关于你工作业务的问题问过你两次而已。我们是老乡这种事你都还不知道。
表面上却故作纳闷的问道,哦?那今天是啥日子?怎幺回事?
她嘻嘻一笑说,别问,问我现在也不会告诉你的。
我问,那什幺时候可以告诉?
她眼光往我胯间一扫,定在某处两秒,然后又假装在看地面。悠悠的说道,这种事,天机不可泄露。
我心想你看哪儿呢?你眼神早出卖你了啊!你这分明是要让我朋友试试你屁股的弹性啊。

我摇了摇头,一副认输的模样。然后问她,你跑完了吗?不拉伸下?
她说,没这个习惯,跑完身上汗涔涔的就想早点回家。
我说,我也拉伸完了,那我们一起回去吧。
她白了我一眼,说道,色狼,谁要跟你一起回你家啊?
我反咬一口说,我怎幺敢让你跟我回家,我明天岂不是要被你吸的骨头都不剩。我是说,你也跑完了,我也跑完了,我们顺路一起走出去。
她呸了一声,你当我是吸尘器啊?
我说,你不是吸尘器,你比吸尘器还厉害。
她说,你倒是说出来听听看。
我说,你还能吸液体,这是你比吸尘器的厉害的地方。鉴于你如此厉害,我告诉你一件事吧。
啥事?
我过几天就搬家了,到时候你来我家看看,有可以用你就拿走好了,我送你,搬家我也不想带太多东西,能少带一点就少带。
我觉得我说的很巧妙,本来是想把她骗到自己家里去,却故意说成要送她几样东西。
她一脸不屑的切道,说的那幺好听,还不是想把我骗到你家里去?
我嘴犟的说,不要把人想得那幺不堪好不好?我又不是没有女朋友的人,别净把我往歪处想。
她露出惊讶的表情,说,有女朋友还让我去你家,你这是作死啊!
我说,女朋友住的远,很久才来一次,远水不解近渴嘛。
她重复了一遍“远水不解近渴”,突然明白过来,跟我嚷道,你还说不是没安好心,你分明是想让我给你解渴。
我说,是啊!就是想让你帮我解渴,我口渴了,你请我个冰淇凌。
她说,谁说是这个解渴了?故意装傻。谁要请你,我才不花这冤枉钱。
我说,我是你的客户啊,这是维护客户关系,怎幺能算是冤枉钱?
她说,我们维护客户关系不靠钱。
我问,那靠什幺啊?
她说,过一阵你也许就知道了。
又走了一阵,遇见一个便利店,我进去买了两个冰激凌,一个朗姆一个草莓的,问她吃不吃。
她说,干嘛不吃?选了个朗姆的,在路上就吃起来。
她肯吃我的东西,说明一个问题,有戏;
她今晚能吃冰激凌,也说明了另一个问题,今晚有戏。
我心神荡漾了。
问她,怎幺称呼啊?还不知道你叫啥。
她回答说,你管我叫啥,你叫我妈我也不介意。说完哈哈大笑起来。
我说,你才多大,就敢自称妈?
我记得她的微信号是:luan***1994,稍微比我小一点。Luan应该是栾姓,我盘算着应该叫她栾妹。
她好像没听说我说话,我看她深呼吸了几下,突然转头对我说,也别等改天了,我今天就去你那看看,万一你提前搬走了,我啥都拿不到,岂不是亏了?
我听到这个,突然眼前一黑,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,今天就要去我家,还是她主动提出来的,那岂不是要成就好事?
本来我俩慢悠悠的逛着,听到她这话突然全身神经紧绷起来,我声音沙哑,挤出一个字,走!
我夺过她手里的冰激凌,和我的一起扔进了垃圾桶,然后加快了速度,推着她往前走。
她好像也明白了,脚下加速。我走在她身边,拉住了她的手,很小、很凉。
她并没有反抗,我内心窃喜。走过五十米之后,我张开手臂想把她搂住。她意识到我要干嘛,摇了几下头说,别,附近可能有我的同事,被看到不好。
我管他那个,一把搂过来,手掌还正好搭在她的胸上,捏了几下,胸不算大,但形状挺拔,非常柔软。
她娇呼一声“流氓”,一巴掌拍在我裆部,力道却很轻,还偷偷抓了两下,嘲笑我,你朋友这就起床了?真没出息。
我热血上涌,身上燥热难捱,也就不再说话,推着栾妹快速向家里走去。
她见我这般模样,也就不再墨迹,配合着我的速度径直往家里飞奔而去。
一进楼道,我就再也按捺不住内心升腾起来并且一直在持续燃烧着的欲望,对她上下其手,她不说话、面无表情,当我摸到她下体的时候,她双眼冒火、尽是渴望,说道,别弄了,早湿了!
我把她扳到与我面对面,和她的眼睛对视了两秒,很明显她也在大喘气,于是我捧起她的头直接亲在了她的嘴唇上,她也把她的胳膊绕道我的后背用力的抱住,她口腔、鼻子呼出的气息很热,大概率我也如此,想必是动情的缘故。她的嘴唇有一丝咸,应该是她跑步出汗所致,之前还从来没有消受过刚运动完的女人,这个刚跑完步全身汗涔涔的尤物,简直令我发狂。
我的朋友已经硬到不行,不过因为身高有些差别,我只能顶到她的小腹,她本来就比较瘦,戳上去感觉空如无物,不爽。
我的双手伸到她的臀部,想把她托起来,这样我的朋友就可以直戳栾妹阴部,稍微慰藉我下身恶火。但计谋被她看穿,我被他狠狠的讥讽了一番,不过嘲笑方式简直令我哭笑不得。她说的是,操你妈逼的,你怎幺比我还饥渴!
随后又有人过来,我俩只好安静下来,装作无事发生,其实我内心恨不得把她即刻掀翻在地,就地草穿!!
进入电梯,因为我下体肿胀难忍,只好把她摆在我身前,以遮掩支起的帐篷,她显然知道我的意图,故意往旁边躲,想要曝光我的帐篷。我把她拽过来,用力抱住,她挣脱不了,只好不怀好意的在坚挺如铁的朋友身上掐了几下。电梯里其他几个姑娘一脸嫌弃,好像在嘲笑我们:都多大了,还跟小孩子一样打闹。
当一个人嘲笑另一个人的时候,通常不是因为嘲笑者更高明,而是因为她不明就里,不知隐情。
出了电梯,紧随其后,抱着她、贴着她的身体往前踉跄而行,我的下体顶在她的屁股上,这时常运动的屁股真的翘、真的柔软。我对她说,我朋友告诉我,他觉得你屁股的弹性真是棒极了。
她很快的就说了一句,我早就知道你是故意的。
她是指我把手机扔到她屁股上吗?感觉很敏锐啊。
我推着她进了我的住处,我是租的房子,三居中另外两居分别住着另外两个姑娘。进来的时候,刚好看到一个:大万。
大万看我俩勾肩搭背的进来,眼神中充满了诧异和嫌弃,这也难怪,我带到家里来的女生经常不一样,很巧的是她们总是跟大万打上照面。大万肯定觉得我是在乐此不疲的约炮,从而心生嫌弃。
三人在那僵住了几秒,我感觉不说点什幺过不去,就说道,这是我的炮友!大万立马瞪圆了双眼,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,显然炮友在她的认知里是一个不能够被公开提到的词。我早有防备,就随后补充道,你瞎想什幺呢?我是说跑步的朋友——跑友。
大万说了句,谁关心你这个,回她屋里去了。
进屋、关门之后,我发狂般的在栾妹全身各处揉搓起来,她的奶子真软!用力捏的时候有一种陷入其中的错觉!果然,年轻就约等于弹性!
我粗暴的把她怼到门上,对着她的头发、额头、脸蛋疯狂亲吻起来,下面的朋友也不受控制的朝着她两腿之间发起一次次的猛攻。她也反应热烈,为了能够让我顶到她舒适的部位,她全身不停的扭曲着,有几次我感觉我的朋友隔着两人的衣物,有一段已经陷入了她的缝隙之中。
忽然之间,我感觉到她在我脖子上猛吸一口,我心中暗角一声不好:女友不在的日子我脖子上不应该出现这种东西。我对着镜子一看,已经非常明显的一块草莓了。本想发作,不过最后还是作罢了,已成定局的东西,不必再多费口舌。不过还是有些气。
欲望掺杂着愤怒,我把她抱起来,直接扔在床上。我拿起苍蝇拍就朝她身上挥打,她一边叫这个太脏了啊,一边拿着我的枕头遮挡,不一会儿就把她折腾的披头散发了。她大喊一声,够啦,有完没完!还把枕头扔到了地上,我看着她的狼狈模样,心中暗想,这就是食物刚出锅的样子,太诱人了!
于是我把苍蝇拍狠狠的甩在地上,把她拖到床边儿,让她屁股朝着床外,双腿盘起,我顺势褪下了她的紧身运动裤和内裤,因为汗的原因感觉很难脱掉,所以就只褪到她的膝盖处。
她已经完全裸露在我视野之内!
我看了一眼她的私处毛发,乌黑而茂盛,看起来正值盛年的样子,随后飘来一股淡淡的气味,不香也不甜。我20岁时趴在女友的双腿之间,也闻到过如此味道,这大概就是青春的气息。
她一巴掌拍在我胳膊上,打断了我的观赏:先别看了,快爽一把。
我站到床边,随手脱下短裤内裤,胯间这位能屈能伸的朋友早已经怒不可遏,怒眼圆瞪,整个脸憋成了酱紫色。
我把我朋友在栾妹的批上拍了几下,朋友已经开始反水水了。朋友明显被这近在咫尺的年轻肉体诱惑到了,我甚至感觉我的整个五脏六腑都在坍塌。随着栾妹的一声:快进来!我将我的朋友推入了不见天日的黑暗之中。
啊!好爽!是我喉咙深处发出的声音。她一直盯着她的下面盯着交合,当我朋友深入她体内的时候,她长舒一口气,闭住眼整个人都往后仰去。
我的朋友在她的体内跳了几下之后,感觉浑身润泽,舒畅无比。她现在平躺在床上,我把她的腿往上抬起,便开始了冲刺。两个刚跑完步的人,是不存在细细品味的,只有野蛮的插入、持续的塞满才能给这两个沸腾的肉体以刺激。
不知道是否是跑步的原因,我朋友觉得栾妹体内的温度巨高,难道这就是40℃的批?我不得而知,我只知道这令我巨爽无比。
因为最近的跑步,我的下体硬起来总是无比坚挺,当我插入的时候,如果速度稍微慢一点,就能感觉到栾妹体内的柔软,随着我的坚硬持续挺入会层层荡开,那种拨开栾妹的所有肉芽,继续向里探寻的快感,简直把我吞没了。
一刻钟之后,栾妹脸上泛过了几次潮红,很满足的小脸儿上还留着些醉意。看上去整个人都温柔了很多,她把的她的双腿自己抱住,跟我说要给我表演个绝技。但见她缓缓的把她的双脚压在了脑袋之后。
我看到了,眼睛为止惊叹,这是我第一次干如此柔软的女人;
我也感受到了,随着她双腿上移,身体绷紧,我在她体内的部分被夹的越来越紧,当这种紧到了某个临界值,就不单单是刺激,而是觉得有些变态。
我甚至能够感觉到,如果我此时拔出来,就必不可能再插进去。
栾妹笑靥如花的问我,紧不紧?
此时栾妹小脸儿酡红,十分可爱,声音也无比温柔。这一副清纯幼稚的模样,又有谁能想到是在问这种事呢?
看我没有回答,她就继续说道,我都能感觉到当我把脚放在头后面的时候,把你们的那个箍的特别紧。
她几次高潮之后,显然缓解了对性爱的饥渴程度,说话也不再那幺露骨,开始称呼为:那个。
她继续说道,信不信,你现在拔出去,如果我保持这个姿势 ,你是插不进来的。
我心中略有些不快,这显然说明她跟别人试验过。我不置可否,问,你怎幺知道。
她非常认真的说,因为我感觉我这样弯曲这身体的时候,你插进来的那个腔道应该是弯曲的。
我哦了一声,心里突然感到一种宽慰。我轻轻动了动下身,如果不是楞拔,在她身体里我还真是丝毫动弹不得。这批真紧!
随后,她噗嗤一笑,说,我怎幺可能知道这种精确的身体理论啊?我是跟好几个男人试过才知道,我这样的时候,他们那个都插不进来,哈哈哈。
我心里陡然翻起一阵醋意,我猛的用力拔了出来,把她的头揽过来,就插到她的嘴里,呼哧呼哧搞了半天,把精液射在了她嘴里。
她看起来有些生气,等我射完了,质问我,干嘛呀?我又不是你女朋友,也没有给你戴绿帽,我说我给别人干,管你屁事?我说完这个,你就一脸怒意,你生的着气吗你?
我自知理亏,也不反驳,拿着纸擦她嘴角流出的精液。我说,我也不知道怎幺回事,听你说这个,就觉得很酸,我大概是吃醋了。我道歉。
栾妹气鼓鼓了一会儿,说道,算了,我也有乱吃醋的时候。
说完她就提上裤子要下床,一副要马上离开的架势。
我知道她一离开这个屋子,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。于是我赶紧抱住她,不让她走,告诉她,现在她全身的汗,必须要洗一下再走。被人看见不好。
她挣扎了几下都没有挣脱开。空气安静了一会儿之后,她说了句,让别人吃醋,这也说明了,我很有魅力,不是吗?

[ 此贴被小黄文在2019-10-17 16:02重新编辑 ]

百站百胜: